【樂人專欄:樂言】全球各界慶祝 私處中心開張 Xiqu Centre Grand Opening-胡喬立

O 2019/03/24    瀏覽: 1214 次

 

全球各界慶祝 私處中心開張

Xiqu Centre Grand Opening


 

私處中心的英文名,相信可以與香港的另一地名Rednaxela Terrace(列拿士地臺)一樣,令人啼笑皆非,且半帶褻笑。開埠早期,政府師爺自以為是,將英文字母依中文傳統右至左排,弄成一個似是而非的「英文」地名。

 

據說戲曲的英文譯名,和私處一樣,也是Xiqu;廿一世紀,香港人英文水平較以前更高,知識增長,理應輕易得出一個更易令人明白的譯文,為何將難以發音的生僻字母拼凑成字,再將之形容自己引以自豪的藝術形式?

 

    學術上,戲曲一詞也其實是個新創字,發明者是國學大師王國維,語出《宋元戲曲考》,意指「合歌舞以演故事」;然而,他沒有跟手譯作Xiqu,其他翻譯人員,似乎也沒有用上拼音,而是意譯,作Chinese Drama或Chinese Theater;究竟Xiqu一字是哪位大儒所創,筆者願聞其詳。

   

如果以民族自豪感來說,戲曲的確由來已久,但歌舞部分散逸,只留曲詞,學術上則歸類文學作品。1966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爆發,傳統戲曲一如《海瑞罷官》,又或者今天的清宮劇般,一夜被禁;名伶給掃進牛棚,或是剃個陰陽頭,然後發配去文化宮洗廁所;中華民族引以為傲的文化瑰寶原來是宣揚封建思想的大毒草。黨要你放棄民族根基,臣服馬克思主義偉大導師的最高指示,那中國人還不放棄自我,免談狹隘的民族自豪,「世界民族大團結萬歲」,仍然高掛在天安門城樓呢。


    近年偉光正中國共產黨國策是「一黨專政是實踐中國夢的基礎」,也只是「謙卑地」自稱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沒有前之拼成Yi Dang Zhuanzheng,就是為了老外也看得明白,容易推廣;畢竟,Xiqu和「中國夢」一樣,仍未成為老外所熱衷的項目,用生澀字詞難以推廣嘛。


    那位致力捍衛Xiqu一詞的大老倌,最近的身份介紹,也令人覺得比較佻皮而又帶點矛盾——阮兆輝「教授」(Prof. Franco YUEN 1945—    ),八歲入行,由神童到大老倌,成就和造詣非凡;但為何要用西方學制的稱謂去補貼自己的社會身份呢。求諸民族認同的話,不叫名伶,或稱翰林院大學士,不好嗎?


藝術形式上,大老倌解釋過西方歌劇沒有揈水袖、沒有翻筋斗,所以「戲曲就是Xiqu唔係Opera!」他又說戲曲行當有千多年歷史,包括三百幾種語言,所以應該要以普通話去做專稱;為甚麼阮教授要以只流行了幾十年的普通話去「正名」千多年歷史的東西呢?筆者不是搞語言學,不敢貿然作聲;但筆者讀過音樂,看過歌劇之類舞台藝術,就不禁懷疑是不是所以戲曲都會耍拳、揈水袖、翻筋斗呢?又不全然是。憑偶爾出現的幾款舞台形體動作去做「正名」理據,難道Xiqu的「唱做念打」,以打排頭乎?

   

    碰巧,French Opera也有唱歌跳舞,更有沉船冧樓火山爆發等特色大場面,難道要發明一個法文字去形容「French Opera」?而法國人只是在e字上加了一撇——Opéra。

 

German Opera有時貶稱作German-language Opera,形式和傳統歌劇差不多,但加插念白卻是其他歌劇種類所無。曾經有人覺得德國歌劇很獨當一面,用了一個字「Gesamtkunstwerk」(即Total Artwork)去形容,但時間一久,認真提議也成為笑談;不過,那個「werk」字,倒也用得沒錯;Opera的拉丁文本意,就是「work」的意思 (德文作werk,而拉丁文眾數就是大家所熟知的Opus——作品) ,形容一班人合作一個演出;至於演出途中有否打筋斗,揈水袖,只是舞台上形體動作選項——留辮的是人,不留辮的也是人,難道中國人不以「人」稱之?

 

    順帶一提,交響曲——Symphony,其實是德國人所好,但這一音樂體裁名字,卻風行天下,連東亞這邊的民族樂團也以交響化為尚,能夠演奏交響曲為成就指標。話雖如此,甚有民族自尊的法蘭西民族,不屑寫作交響曲,尤其是浪漫時期(Romantic Period)中頁,即普法戰爭前後的日子,法國樂壇完全不歡迎交響曲;偶爾一兩位寫了,那怕你是音樂學院教授,一樣不給你演(法朗克的D小調交響曲),就算真的要演你就拿到外國演(聖桑的Organ Symphony)。

 

    要演出民族氣慨,何不帶頭考慮「去歌劇化」,西洋歌劇做的咱們都不要做,放棄舞台,放棄唱歌,粵劇常用的西洋樂器洋琴、色士風、梵鈴、文德連、電貝斯,也一概不要用。

 

    為甚麼日本的能劇英文名叫做「Noh」?明治維新之後,由皇室支持的能劇也日漸式微,反而是外國商使對這由唐朝傳入的古老東方藝術演出有興趣,有市場就有生產,更促成官轉民辦,流傳至今。日本政府早在1957年就將能劇列入法定非物質文化財產;中國人呢,同一時間正在蘊釀「反右」,317萬知識份子即將受到前所未有的逼害;日子再過多幾年,中國Xiqu戲寶,便只剩下「八大樣版戲」,英文名是Revolutionat Opera——好地地是國寶級稀世奇珍,為甚麼又不以Xiqu稱之呢?阮教授也要為「革命現代京劇」正名一下嗎?

 

胡喬立

 

想搵音樂導師學樂器?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胡喬立

音樂從業員 寫作軟件初階使用者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