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樂人道】為什麼要創作??-白石

O 2018/10/19    瀏覽: 1080 次



為什麼要創作?


一個迷惘失意的年輕詩人曾經去信給德國的著名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求教,里爾克回信道:「你要在夜裏最寂靜的時刻問問你自己:我必須創作嗎?」

德國人的對話翻譯到其他語言,不時會令人感到肉麻。舒伯特與舒曼的藝術歌曲裏都有很多讀起來十分荒唐的例子,如舒曼《詩人的愛》中第六首,是講述詩人在科隆大教堂如何將聖母像幻想成自己舊情人的模樣⋯⋯不過儘管這個表達方式有點肉麻,這題目本身卻仍是值得討論的,因為對於一般(不是巨星級)的藝術家來說,創作的道路總是充滿失落的,而在那失落的時刻,我們便須要互相的支持,幫助大家尋回當初開始創作的原因並堅守着那份初衷。

《念茲在茲》就是這樣的一個音樂會。當中夾有策劃人曾逸豪選自里爾克的詩句。音樂會,不會告訴你為什麼要創作,因為答案其實很簡單:對藝術家來說,創作就是存在;既然存在,創作就是必然的。這份理所當然的情懷,有如情侶的戀愛,不須有原因。麻煩的是,當兩人結了婚有了家庭之後,爭執日漸增多、生活變得繃緊,就不禁會回想,當初為什麼會愛上對方?里爾克在《給奧菲爾斯的十四行詩 Sonnets to Orpheus》寫道:「歌唱就是存在;這是神才說得出的話。」理所當然的創作或愛情,都只會出現在神話裏,又或是在聖人身上。我們這些凡人,一但因為甚麼原故失去了當初那股衝勁,就會變得沒有動力然後感到迷惘。這種人生低潮,筆者試過數次;能夠捱過這些低潮,確實是因為下意識地知道自己必須創作。現在準備重演《念茲在茲》,所以又再勾起了那些思緒,並試試分析一下自己為何必須創作,斗膽與大家分享。




每個人觀看世界的角度都是不同的。想創作的人,應該是因為對自己的觀點覺得自豪,所以希望透過作品或演奏去跟別人分享。朋友之間討論某藝術家的得失時,常會用「這個人真的有話要說 this person has something to say」來作稱讚,言下之意就是這個人「有料到」。但社會上,政壇上,有話要說的人以及不斷要說話的人都多不勝數;為什麼他們全都似乎無懼創作呢?於是我們來到第二個論點:藝術,美其名說,是迂迴抽象的表達方式;負面一點去看的話,就是離地。

藝術家所謂的「有話要說」,不同於順口開河的講話。藝術本身就意味著某種的技藝,某種人為的添加品(artifice);於語言有心得的藝術家,不會直接把話說出來,而是會憑技藝把說話重組成詩詞。這樣附帶添加品的說話,比起日常的講話會多了層隔膜,久而久之便會與生活脫節,變得離地,然後意識到藝術的離地之後,就會感到空虛。所以,有些藝術家一直警剔着自己,一定要以藝術服務社會,嘗試將藝術的隔膜減到最少,但這不能解釋當初為何要建造那層隔膜。

筆者認為,世上之所以有無限的角度去觀看事物,是因為我們的世界本身就有一層層的深度。如果世事都像一塊完美的白紙,沒有色差、沒有凹凸,那每人都只能以一個角度去看那張紙,這叫作完美。但實際上,我們認真去觀察一張紙的話,其實會發現它的表面並非完全平坦,顏色未必平均。筆者喜歡創作,首先是因為喜歡觀察一層又一層的細節,然後希望模仿這現象,所以借技藝把要說的話包上一層層的添加品。甚至乎,這包裝本身就是說話的內容;不過這樣會被人批評為本末倒置、沒內涵、離地、不道德。迎合社會的價值觀,或許能夠讓藝術家向著一個偉大的願景堅持下去,但說到底,創作所追求的是一個屬於自己的美;不是要別人眼中的美,是要屬於自己的美。對美感的追求,可否說是理所當然的呢?或許仍是不可以的,但當一個藝術家在夜裏最寂靜的時刻反思,發覺自己不再須要尋找那屬於自己的美,那麼他大概已經得道成佛了。

PCMF 2018 Feature Concert III: Song is Being《念茲在茲》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晚上8點
觀塘鴻圖道59號鵬光大廈10樓「好時光」

購票:https://www.putyourself.in/event/pcmf2018-song-is-being/

樂人道:怎樣為之一場好的演奏?http://musicvalley.com.hk/2018/10/06/%E6%80%8E%E6%A8%A3%E7%82%BA%E4%B9%8B%E4%B8%80%E5%A0%B4%E5%A5%BD%E7%9A%84%E6%BC%94%E5%A5%8F%EF%BC%9F

樂人道:王致仁 http://musicvalley.com.hk/2018/09/14/%E6%A8%82%E4%BA%BA%E9%81%93%EF%BC%9A%E7%8E%8B%E8%87%B4%E4%BB%81?category=164


白石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快捷又方便。

白石

香港鋼琴家,對巴哈的音樂有濃厚興趣,嚮往歸隠的生活,卻又未有決心完全脫離社會,故暫以音樂作依歸。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