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Froberger:名氣不大但對巴哈影響很深的作曲家-Kelvin Tsui

O 2018/08/11    瀏覽: 1241 次



Froberger
:名氣不大但對巴哈影響很深的作曲家

 

今年8月19號樂人谷會跟香港早期音樂協會合作舉辦一系列的古樂講座,筆者有幸成為主講導師之一,負責古鍵琴與巴洛克演奏法的部分。在古鍵琴的部分筆者將會示範演奏一首德國17世紀作曲家Johann Jakob Froberger(1616-1661)的作品。今天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首作品有什麼特別之處吧,也會讓大家從筆者分析這首樂曲的部分過程裡面觀察一下我們古樂專業是怎樣使用相關知識來處理樂曲,也就是演奏法的實際應用。

 

在此之前先介紹一下Froberger這位作曲家的生平。Froberger是17世紀德國的作曲家、古鍵琴家與管風琴家。他師承著名意大利作曲家Girolamo Frescobaldi (1583-1643),雖然在現代知名度不高,但是在當時作為維也納宮廷音樂家的他可是在歐洲最有名氣的作曲家之一。法國作曲家Louis Couperin (1626-1661)就曾經寫了一首模仿Froberger風格的前奏曲。Froberger對巴洛克鍵盤組曲(Keyboard  Suite)和觸技曲(Toccata)的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力,連巴哈的鍵盤音樂裡面也有不少Froberger的影子。他寫的標題音樂非常有畫面性,而且在音樂情緒表達方面也很有深度。

 

<< Blancherocher先生之悼歌 >>

 

在1652年的11月,Froberger的好友、法國魯特琴家Charles Fleury(1605-1652)在其巴黎的家中意外滾下樓梯,並且傷重去世(有傳他是在Froberger的懷中去世的)。Fleury是當時歐洲其中一位最成功的魯特琴家,他在樂壇裡面以其外號Blancherocher (也有Blanrocher和Blancheroche的寫法)聞名法國內外 。他突如其來的死亡對歐洲樂壇來說是一大打擊,不少名作曲家都有替他譜寫悼歌,例如Denis Gaultier (1597/1603-1672)、François Dufault (1604-1672)、Louis Couperin與Froberger。與Froberger的其他標題音樂一樣,這首悼歌有著一個很長的標題 “Tombeau, faite à Paris, sur la mort de Monsieur Blancherocher, et se joüe bien lentement et à la discretion sans oberver aucune mesure“,意思是「悼歌:為了Blancherocher先生之死於巴黎作曲,應該用慢板並且小心翼翼演奏,但不需被小節概念影響」 ,其實這標題本身就已經算是一種演奏指示了。

 

何謂「小心翼翼演奏」(à la discretion)

對Froberger的音樂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因為Froberger曾經多次使用這個術語,但是Froberger想要的究竟是什麼?這是一個不容易解答的問題,最近甚至有一本專門探討這個問題的音樂學著作出版。在眾多歷史文獻裡面,只有Johann Mattheson (1681-1764)在1739年出版的Der vollkommene Capellmeister有稍微提過這個術語,以下是原文;

Man pfleget sonst bey dergleichen Sachen wol die Worte zu schreiben: ceci se joue à discretion, oder im Italienischen: con discrezione, um zu bemercken, daß man sich an den Tact gar nicht binden dürffe; sondern nach Belieben bald langsam bald geschwinde spielen möge. Ausser Froberger, der zu seinen Zeiten sehr berühmt gewesen und absonderlich in dieser Schreib-Art viel gethan hat, finden sich noch ein paar fleißige Fantasten, im guten Verstande genommen, die ihre Styl-Früchte, vor mehr als hundert Jahren, nicht nur schlechthin gedruckt, sondern in dem saubersten Kupffer-Stich hinterlassen haben, den man nur mit Augen sehen kan. Sie verdienen wahrlich beide, daß man ihre Rahmen nicht in Vergessenheit begraben seyn lasse.

 

大意是:一般來說演奏者不可以被小節的概念影響(數拍子),而是需要根據個人喜好時慢時快的演奏。除了以此聞名的Froberger以外還有好幾位努力的Fantasten (意思大概是早期巴洛克幻想風格Stylus fantasticus的作曲家)曾經留下相關不應被遺忘的作品。

 

Mattheson的建議基本上在這首悼歌的標題裡面已經全部表達出來(小心翼翼的演奏/不需被小節概念影響),其實就是自由演奏的意思。但「有多自由」才是問題所在,因為Froberger的音樂所用的節奏都寫得非常精準,甚至會常出現32分音符這種仔細的節奏標示,如果真的能完全自由演奏的話Froberger根本不需要把節奏標示得如此精準。Froberger為人非常仔細,他在世時禁止了他的音樂被出版發行,因為他認為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學生以外,沒有人能夠真正理解他的音樂。「小心翼翼」與「自由」實在有點矛盾,所以筆者也不能給出一個篤定的答案,以我自己的處理手法是會以比較嚴謹地控制自由度,算是取一個中間值吧。我想上面提到的新研究應該能夠提出更加詳細精闢的論點吧。

 

回正題,這首樂曲有兩部分。他以一個緩慢的c小調和弦作為開始,c小調的黑暗屬性定義了樂曲的主要情緒。這首樂曲有僅存兩個不同的手抄版樂譜,而兩個手抄版都不是Froberger的手稿。在其中一個手抄版樂譜我們可以看見在第一小節的上面有1、2、3的標示。

 

這對Froberger來說也是一個特別的題目。他曾經寫過一首名叫「為渡過萊茵河的危險船程而寫成的阿勒曼德舞曲」 (Allemande, komponiert für die Fahrt über den Rhein auf einem gefährdeten Boot)的作品。在這首樂曲裡面Froberger在樂譜上面留下了26個數字標示,而每一個數字都對應了一段詳細的註解。

雖然在悼歌裡面我們只看到3個數字標示,但我們不難推想到這首悼歌原本有更多的數字標示,只是抄寫樂譜的人時間太匆忙,來不及把所有數字標示及其註解抄寫完。

 

巴洛克的悼歌的內容較多是用哀傷的語言來描述死亡事件的過程,而不是為了表達哀悼的情感而哀悼,所以關於這首悼歌有不少音樂家在討論究竟哪裡是描寫 Blancherocher滾下樓梯的情節。有人覺得是樂曲結尾的下行音階,筆者則有另外的看法。在之前提過的萊茵河阿勒曼德舞曲裡面的數字標示2提供了一些提示:這個2號標示描寫了一個下行的e小調和弦加上一個往下的8度音,在音形學裡面這稱為Hypotyposis (畫面性的呈現)與Hypobole (往下掉的動作)。Froberger在註解中說這音形是形容「不小心掉進水裡」。回到悼歌,我們可以在手抄本看到一開始的上行c小調和弦上面有數字標示1,在音形學上這稱為Gradatio (漸進)或者Climax (樓梯/梯子),然後接著是一個往下演奏的c小調和弦加上一個往下的8度音,這明顯是跟剛才的描述一樣,是一個Hypobole音形,如果剛才是描述掉下水的話,這裡就很大機會是掉下樓梯的描述了。1跟2有很可能是在描述Blancherocher走上樓梯,但失足掉下的畫面。再者,在樂曲結尾的下行音階前有一段是喪鐘的描寫,按照常理喪鐘不可能在死亡前就響起,而且在音形學上這種下行音階被稱為Catabasis,有陰間旅程的意思,在這音階旁邊Froberger畫了一個十字架,然後在旁邊寫上Requiescat in Pace (止息安所),所以這裡不可能是掉下樓梯,而是靈魂下沉到陰間的描述。知道了這些,我們的演奏也會有所不同,畢竟掉下樓梯跟靈魂下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與感覺吧。如果緩慢的演奏掉下樓梯畫面也太像滑稽的卡通;快速演奏靈魂下沉這畫面也太沒有意境。

 

今天筆者就先說這些重點,希望大家能從中看到我們學古樂的人是如何分析音樂,再把結果運用到演奏裡面。如果大家對這首樂曲或者其他關於巴洛克演奏法的題目(速度的選擇、裝飾音的運用、即興演奏等等)有興趣的話,歡迎報名參加上面提到的古樂工作坊,當天還有香港早期音樂協會的古提琴家林添偉介紹示範Viola da gamba這美麗的樂器,而且我們也專程從台灣邀請到我的室內樂搭檔和結拜兄弟陳錦祥來主持巴洛克小提琴的工作坊,實在不容錯過!

 

「巴洛克樂器體驗工作坊及講座」詳細資料-->>請按這裡
 

Kelvin Tsui

聯繫作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tsui1


想搵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Kelvin Tsui

專研歐洲早期音樂的音樂家,現於德國古樂名校特羅辛根音樂大學碩士研究所研習古樂團指揮、古鍵琴,並跟隨斯圖加特歌劇院合唱團總監Michael Alber學習合唱指揮及跟隨Lorenz Duftschmid副修古提琴。 Kelvin本科畢業於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大學古樂系,主修古鍵琴演奏,副修聲樂。亦曾獲邀到日本東京指導當地古樂團,現為香港早期音樂學協會的古鍵琴手。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