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古樂不古板】演奏法探索:萬惡的震音(Vibrato)?-Kelvin Tsui

O 2018/06/28    瀏覽: 6178 次

演奏法探索:萬惡的震音(Vibrato)?

 

相信大家(包括筆者在內)在學習各種樂器及聲樂的過程中都有經歷過Vibrato(震音,又名抖音)的練習,樂器老師都會孜孜不倦地教導我們如何抖動手指/手腕,或者控制氣息來做出vibrato的效果。而當我們終於學會使用vibrato了以後也會感覺非常有成功感,就像解鎖了一個人生成就,彷彿學會了vibrato就像完成了學樂器的一半路程一般。從此以後,演奏樂器/演唱的時候總會在每一個音上面加上vibrato,好像要對世人宣告「我會vibrato,我的音樂比較高階」 那樣,久而久之這會變成一種長期病:無論如何,先震音了再說。

 

另一邊廂,自從60年代歐洲的古樂運動開始後,直到今天歐美的古典音樂界或多或少也有受到影響,所以不論是否古樂專家,大部分音樂家都認同演奏巴洛克音樂不應該用vibrato,乾乾淨淨的演奏才是最貼近巴洛克風格。那究竟是誰對誰錯?以下我們一起來探討一下。

 

我們可以先了解vibrato的歷史,其實早在1545年德國音樂家Martin Agricola (1488-1556)已經在Musica instrumentalis deudsch一書中提及vibrato的存在(此書第一版出版於1529年,但第一版並沒有相關的記載,到1545年出版的第四版才加上)。這本書是一本樂器百科,而其中介紹「波蘭提琴」(Polische Geige)的章節中有以下的記載:

 

Auch schafft man mit dem zittern frey/

Das süsser laut die melodey/

 

意思是:(演奏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放鬆地抖動,令音樂更加甜美。

可見vibrato在文藝復興時期的16世紀就已經是一個已經存在的提琴技巧。

題外話:Polishce Geige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樂器,在後面Agricola提到這種提琴是沒有「品」(Frets)的,另外德國音樂家Michael Praetorius (1571-1621)在其著作Syntagma musicum第二冊 (1619)中也提到Polische Geige是Viola da braccio的另一個名稱,所以幾乎可以確定Polische Geige是屬於我們現在熟悉的提琴家族,而不是屬於琴頸上有Frets的古提琴(Viola da gamba)家族。

 

1659年英國古提琴家及作曲家Christopher Simpson (1602/1606-1669)出版了一本古提琴教學法The Division Violist,裡面講解裝飾音的章節 Of Gracing Notes就有提到兩種稱為Shake的裝飾音,分別是Open-shake與Close shake:Open-shake其實是顫音(Trill),Close shake則是Vibrato,以下為書中講解Close shake的原文:

 

Close, is that when wee shake a Finger as close and near to that which stoppeth as may be; touching the String, therewith, so gently, and nicely, as to make no variation of Tone: This may be used where no other Grace is concerned.

 

這裡可以看到這種Vibrato其實跟現代概念的Vibrato有一些出入,例如音高變動的幅度比較小,而且還帶出了一個巴洛克音樂裡面非常重要的概念:Vibrato是作為裝飾音的存在,而且還不是一個常見的裝飾音,因為最後一句說Close shake在沒有其他可用的裝飾音的情況下可以考慮使用,跟現代演奏法每個音都硬要加上Vibrato的概念實在大相徑庭。

 

畫面一轉我們到了法國,著名的長笛家及作曲家Jacques-Martin Hotteterre (1674-1763)在1707年出版了一本長笛教學法Principes de la flûte traversière,裡面第九章是講關於Flattement與Battement這兩種技巧的。Battement是快速的打音,而Flattement則是一個很有趣的技巧:演奏者會用手指在笛孔的邊緣連續拍打 (使用的手指與笛孔是根據音高而變化的),做出一種抖動的音色,對巴洛克長笛或者木笛來說這就是Vibrato。在這一章節裡面Hotteterre除了花了很大篇幅講解在不同音高上面的Flattement及Battement應該如何做之外,還有說明了何時使用這技巧,他先說了這些很吸引人的技巧並不是在每一首樂曲裡面都會標示出來,然後他給了一個例子說明什麼時候可以用,我們看看原文:

 

C'est que les flattemens se sont frequemment sur les Notes longues; comme sur les Rondes A, sur les Blanches B, sur les Noires pointées C...

… On ne peut guere donner de Regles plus certaines de la disribution de ces agrémemts; c'est le goût & la pratique, qui peuvent apprendre à s'en servir à propos, plûtôt que la Theorie. Ce que je puis conseiller, c'est de joüer pendant quelque-temps sur des Pieces où tou les agréments soient marqués, afin de s'accoûtumer peu à peu à les faire sur les Notes où ils réüssissent le mieux.

 

意思是:Flattement很常會用在長音上,例如標示A的全音符,標示B的二分音符與標示C的四分音符加附點...... 我們其實難以講出使用這些吸引人的技巧的確實規則,因為這更加是品味與實用性的問題,較於從理論中學習我們更應該從實踐中學習。我的建議是先花點時間練習那些把這些技巧準確標示好的樂曲,然後可以慢慢的自己琢磨把這些技巧應用到其他效果最佳的音上面。

 

在這裡可見對Hottetere來說Vibrato也是作為裝飾音而存在的,而且常見的用法是使用在長音上面。他這裡說的品味並不是每個人品味不一樣,所以沒有對錯的意思,而是一種「良好的品味」,這種良好的品味會讓一個演奏者能判斷在哪個音上面加上Vibrato會有好的效果。(C.P.E.Bach也在其鍵盤樂器教學法裡面多次提到這種良好的口味)

 

意大利小提琴家及作曲家Francesco Geminiani (1687-1762)在1751年出版小提琴教學法The Art of playing on the Violin是一份非常有趣的文獻,裡面對Vibrato (Close Shake)的講解實在會讓很多人跌破眼鏡,讓我們看看原文:

 

This cannot possibly be describe by Notes as in former Examples. To perform it, you must press the Finger strongly upon the String of the Instrument, and move the Wrist in and out freely and equally, when it is long continued swelling the Sound by Degrees, drawing the Bow nearer to the Bridge, and ending it very strong it may express Majesty, Dignity. But making it shorter, lower and softer, it may denote Affliction, Fear, and when it is made on short Notes, it only contributes to make their sound more agreable and for this Reason it should be made use of as often as possible.

 

前面一段是講述如何演奏Close Shake,中間開始是講述不同長度/密度的Close Shake能夠表達出不一樣的表情,最後他說如果在短音上面使用Close Shake的話會讓音色變得更加吸引,因為這個原因大家應該盡可能使用這技巧。

 

對,大家沒看錯,Geminiani說的是「盡可能」(As often as possible)使用。怎麼可能會是這樣?所以一直以來老師教演奏巴洛克音樂盡量不要用Vibrato是錯的嗎?這份文獻不就顛覆了整個古樂圈了嗎?

 

放心,古樂圈還在正常的運作。就算是文獻也只能代表當時該作者的主觀意見,在同一個題目上面我們很容易會在不同的文獻裡面找到完全不一樣的解釋,這種事情對我們研究古樂的人來說也是司空見慣了。而且看看Geminiani的生平,他在意大利的時候曾經兩次被樂團辭退(羅馬和拿坡里/那不勒斯),原因是他的演奏太個人化,和樂團合不起來,之後他才移居到倫敦。當然我不是在貶低Geminiani,但以上事蹟可以說明他是一位我行我素,個人主義強烈的小提琴家(Tartini曾經說他是瘋子“Il furibondo“)。再者,Geminiani在書中另外一個章節”Of Holding a Note” (關於不加任何裝飾奏的音)中提到:

 

It is necessary to use this often; for were we to make Beats and Shakes continually without sometimes suffering the pure Note to be heard, the Melody would be too much diversified.

 

媽啊,這人真的很難捉摸!剛剛不是才說了要盡可能使用Close Shake嗎?現在怎麼又變成「必須常常」使用不加裝飾奏的音了?還說用太多Beats以及Shakes等等的裝飾奏會讓旋律變得太多樣化,讓人聽不見純淨的音。

 

Geminiani可能也知道自己的講解有些矛盾,所以在前面就「戴頭盔」說了以下的話:

 

Contains all the Ornaments of Expression, necessary to the playing in a good Taste.

 

然後就用了一大段文字來講述Good Taste是大自然給那些有良好聽力的人的禮物之類。所以說到最後,什麼規則都是假的,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好的品味。

 

1757年德國作曲家和歌唱家Johann Friedrich Agricola (1720-1774)在1757年翻譯並且註釋了意大利歌唱家Pier Francesco Tosi (1653-1732)在1723年出版的聲樂教學法Opinioni de' cantori antichi e moderni (Anleitung zur Singkunst)。裡面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Der Unterweiser lasse auch seinen Untergebenben die Noten fest aushalten lernen, so, daß dabey die Stimme nicht zittere und nicht hin und her wanke...

… Denn wird die Luft, welche die meisten Anfänger haben die Stimme zu bewegen, und die Mühe welche es kostet, mit derselben fest auszuhalten, verursachen, daß auch dieser Schüler sich angewöhnet, nicht mehr die Stimme lange auf einem Tone erhalten zu können; und er wird ohne Zweifel den Fehler annehmen, mit dem Tone immer hin und her zu flattern: nach Art derer, die mit dem übelsten Geschmacke singen.

 

意思是:聲樂老師要讓學生學會演唱平穩的直音,目的是讓聲音不會顫抖和來回搖動。不然對初學者來說,氣息一方面會讓聲音流動起來,另一方面他們卻花心機控制氣息讓聲音平穩,這樣很容易會讓他們的聲音養成不能把聲音拉直的壞習慣,然後他們就肯定會犯上讓聲音抖來抖去的錯誤,這種聽起來就像用最差的品味唱歌一樣。

 

Tosi與Agricola這裡說的基本上和剛剛的Geminiani完全相反,他們把抖動的聲音認定為錯誤。當然這裡說的不一定是我們認知的vibrato,我覺得更有可能的是指聲樂初學者不懂控制氣息支撐聲音,讓聲音不穩定而發出的不自然顫抖。一般來說受過訓練的聲音會慢慢發展出自己的vibrato,而這個也可以透過對聲帶不同程度的放鬆來控制。不過可以肯定的是,Tosi與Agricola都認為平穩的直音才是唱歌的常態,需要優先訓練,而且每個音都抖音的人除了有技術錯誤以外,音樂品味也非常差。

 

莫扎特的父親Leopold Mozart (1719-1787)也是一位有名氣的作曲家和小提琴家,他在1756年出版了著名的小提琴教學法Versuch einer gründlichen Violinschule。裡面花了不少章節講述Vibrato (他的用字為Tremulo),可以算是當時把Vibrato講解得最詳細的文獻了。

 

首先他說Tremulo是一個從大自然而來的裝飾音,不論是好的樂器演奏家或者歌唱家都應該懂得在長音上面使用。然後他有講解如何在小提琴上面演奏Tremulo,這裡就先不詳述此內容。之後有一段很有趣的描述:

 

Weil nun der Tremulo nicht rein in einem Tone, sondern schwebend klinget; so würde man eben darum fehlen, wenn man iede Note mit dem Tremulo abspielen wollte. Es giebt schon solche Spieler, die bey ieder Note beständig zittern, als wenn sie das immerwährende Fieber hätten. Man muß den Tremulo nur an solchen Orten anbringen, wo ihn die Natur selbst hervor bringen würde...

...Denn bey dem Schlusse eines Stückes, aber auch sonst bey dem Ende einer Passage, die mit einer langen Note schliesset, würde die letzte Note unfehlbar...

...Man kann also eine Schlußnote, oder auch eine iede andere lang aushaltende Note mit dem Tremulo auszieren.

 

意思是:因為Tremulo聽起來並不純,而是抖動的,所以人們很容易會犯上在每個音都使用此技巧的錯誤。的確有一部分的演奏家會在每一個音都加上Tremulo,就像他們患上永久的發燒一樣。我們只可以在自然的位置加上Tremulo,例如一首樂曲或者一個樂句最後的音,或者所有其他的長音。

 

Leopold Mozart這個說法就像我們平常學到的很接近:不要在每個音上vibrato,而是在長音上面才可以使用。但細心一看我們可以發現當時是有演奏家喜歡在每個音加上vibrato的,所以他才會開火攻擊,以正視聽。

 

下圖他描述了三種不同的Tremulo:慢的、漸快的和快的。然後他舉了好幾個例子說明Tremulor的用法。

 

下圖的譜例中,N.1和N.2都表示可以使用Tremulo的位置,上面那行是原本樂譜的模樣,下面那行是加了Tremulo後的模樣,音上面標示的121212並不是指法,而是代表手指的來回抖動。

 

以下譜例說明了演奏雙音的時候也可以使用Tremulo技巧。

 

下面譜例與文字說明了在華彩樂段(Cadenza)之前的長音不是根音就是第五音,我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在這個長音使用漸快的那種Tremulo,又或者在慢板樂章的結尾也可以使用這種Tremulo。

 

Leopold Mozart的小提琴教學法對Vibrato做出了最詳盡的解釋,這個解釋也成為了眾多樂器老師教導Vibrato的標準。

 

在20世紀初期整個音樂美學突然大轉變,每個音都加上Vibrato一度成為了主流好幾十年。20世紀初的著名小提琴教育家Leopold Auer (1845-1930)就曾在其1921年出版的Violin Playing as I Teach it一書中批評在演奏中不停使用Vibrato就像一種實際上的身體缺陷一樣,並且埋怨他的一些學生不能戒除掉掉這個邪惡的壞習慣,他們在每個長音或者短音上面都會使用Vibrato,甚至連練習最枯燥的音階和練習曲也會不停的使用Vibrato。可見有限度使用Vibrato從16世紀開始一直到20世紀初都是音樂美學的主流,直至Fritz Kreisler (1875-1962)與Carl Flesch (1873-1944)等等的小提琴家出現才將此主流美學扭轉。

 

總括全文,我們可以知道不同時代/國家的音樂家對Vibrato都有不盡相同的解釋,但無論是建議多用還是少用都離不開「好的品味」。當然我們不可能準確知道300年前的人實際上使用Vibrato的效果,但是起碼我們知道的是Vibrato有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效果,小心/有品味的使用會讓演奏的表情和音色增強,但胡亂使用的話則會把樂曲破壞。

 

Kelvin Tsui

聯繫作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tsui1


想搵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的樂器導師,不經中介直接與導師聯繫及查詢。

Kelvin Tsui

專研歐洲早期音樂的音樂家,現於德國古樂名校特羅辛根音樂大學碩士研究所研習古樂團指揮、古鍵琴,並跟隨斯圖加特歌劇院合唱團總監Michael Alber學習合唱指揮及跟隨Lorenz Duftschmid副修古提琴。 Kelvin本科畢業於德國威瑪李斯特音樂大學古樂系,主修古鍵琴演奏,副修聲樂。亦曾獲邀到日本東京指導當地古樂團,現為香港早期音樂學協會的古鍵琴手。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