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電音的審美觀-Zimo

O 2018/06/15    瀏覽: 1538 次

電音的審美觀

電子音樂的曲風,只數維基百科上列出的,就已經超過200種。每一種曲風都有其獨特之處,所以要以一條方程式來衡量和分析所有電子音樂的曲風簡直是天方夜譚。不過,的確是有一些較爲客觀的指標和方向去評定一首電子歌曲的優劣。如果你是個不熟悉電子音樂或者剛開始聼電子音樂的人,我覺得對你來説就會很有幫助。

(以下指標不一定能夠套用於EDM上,畢竟EDM運行法則比地下電音稍爲有分別)

1 聲音設計、聲音選擇

許多電子音樂的曲風都著重聲音上的設計(Sound Design)。這是其他音樂種類裏極少出現的詞彚,頂多都只會出現音色,絕少會自創一個全新的聲音。因爲其他音樂都是建基於樂器本身的聲音,而電子音樂則沒有一種指定要用的樂器,電子音樂的製作人需要自創、或者自行選擇用哪些聲音來組成自己的歌。


一首做得好的電子歌曲,在聲音設計上要有獨特性。不是説每個聲音都要獨特,只不過在部分聲音上要有點花時間設計過的痕跡,而不是通通都無思索過就用presets ,或者不是最適合的聲音。許多聲音都可以有獨特性,不一定是由synth產生出來的聲音。目前一些有獨特性的聲音包括非英語的Vocal sample,Foley(日常生活會聽到的零零碎碎的聲音),又或者是像Daft Punk那樣sample舊的唱片。

至於聲音選擇,優劣則取決於選取的聲音是否彼此相容。相容可以有許多意思,如果是按時間順序來說(打橫對比),那麽就把歌的前一個段落和下一個段落的聲音作對比,聽起來聲音有關聯,不會太突兀,那就是相容。但又可以是兩個段落使用完全相反的聲音,形成强烈的對比,這也可以是相容。

如果是同一時間、不同聲音之下作對比(打直對比),聲音的相容與否可以是關乎音頻是否重叠,如果一個主旋律和背景音樂有太多重叠的音頻,可能會另主旋律變得模糊,減低了聲音上的相容性,又可以是各種聲音之間是否和諧,聼起上來究竟不同的聲音會否有衝突?這些都是一首好的電子音樂需要考慮的概念。

 

2 重覆,但要有變化

聼不慣電子音樂的你可能會問,爲什麽電子歌曲的元素重覆又重覆?相比起很多其他類型的音樂,例如古典音樂,電子音樂很少會用through-composed的方法來作曲,就算是Live的電子音樂,多多少少也會有重覆(Loop)的元素。

一首做得好的電子音樂,雖然可能有許多重覆的元素,但重覆之間會有變化,類似古典音樂裏的Motif一樣,不同的是電音講求的變化不僅是音高,還有節奏、聲音設計、arrangement等等在歌曲進行時產生的變化和變奏。這些變化可以是大的,像Melodic Dubstep那種對聲音設計的要求是多變的,或者Minimal Techno那種對微小但多變的追求。做得差的電子音樂只有重覆,當中沒有變化,很容易令人未聽完整首歌就已經停止,因爲後面只會繼續重覆,聽衆已經能夠預測得到。

 

3 是否符合該曲風的目的

電子音樂裏,不同曲風有不同目的,有不同適合播放的場地,更有不同適合播放的音響裝置。大致上,電子音樂分爲兩大目的,一個為聼,一個為party。為聼的曲風例如有ambient, chillstep等,為party的曲風有house, techno, drum and bass, dubstep, hardstyle等等。


有些適合在家裏播放,有些適合在rave裏播放,有些適合在art gallery播放。音響裝置也可以是家用喇叭,耳機,又或者是Club那種的音響設備。


一首好的電音歌曲會根據該曲風賦予的目的而做出相同的效果,例如techno强調低音頻,就需要在club裏面以高音量播放。如果做出來的techno低音頻不足,那麽就不能符合曲風本身賦予的目的。看上去好像跟mixing有關,但其實這賦予的目的不止mixing那麽簡單。例如在聲音設計上,有些曲風會慣性地聯係到某些特殊的聲音上,例如trap,製作人通常習慣性地聯係到快速的Hihats,例如brostep(dubstep)就自然會聯係到Growl Bass的聲音。當然,這些習慣都可以打破,但有時當一種聲音緊密第聯係到某一個曲風,要達到該曲風的目的,再打破舊有傳統的聲音,就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

 

4. 是否人性化

電子音樂始終是電腦做出來的音樂,聼起上來難免比其他音樂類型生硬,不接近人性化。當然,不是所有好的電子音樂都是人性化的,我所説的“人性化”是一首電子歌曲能否像人説話那樣表達出來。想當年學鋼琴,老師要我把旋律唱出來,想必也相同道理:要音樂盡量接近人性化。

那麽怎樣才叫人性化的電子音樂呢?先從什麽是非人性化的音樂説起吧。非人性化的節奏就是所有拍子都緊貼著Grid,沒有現場音樂那種Groove,要做到人性化的電音,旋律方面可以嘗試移開本身的Grid,模仿一個真人打節奏時的隨機性。


非人性化的旋律除了緊貼Grid之外,還會每個人都沒有什麽expression可言。這個時候就要調教Velocity了。Velocity就是每個音的音量大小,要做到人性化的旋律,就要把隨機性放入節奏和音量,這些細節往往是做得差的電子音樂所缺乏的。

以上的這些指標都是我個人的看法,是根據個人經驗甚至偏好而訂立的一些指標,而且未必能夠完全套用於所有曲風。如果你覺得有其他指標,歡迎在留言討論你的觀點,大家交流一下吧。


Zimo

聯繫作者

YouTube: http://bit.ly/zimoyoutube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ZimoOfficial/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artist/3hSg0XbypeegtSSWpNFp5C

Soundcloud:  https://soundcloud.com/zimoofficial

 

Zimo

Zimo是香港電音製作人,曲風包括progressive house, melodic techno和ambient。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