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樂言】黃牛黨出沒注意-胡喬立

O 2018/04/07    瀏覽: 1289 次

 

黃牛黨出沒注意

 

  近日香港,文化活動忽然大熱,先有香港管弦樂團音樂會票價炒至逾萬元,最近有本地棟篤笑元祖黃子華於紅磡體育館開場,門票甫開售已見黃牛飛「上市」,價位高得令人咋舌,知音者一票難求。

 

  暫且不猜測黃牛飛來源自公開發售,還是內部配額轉讓。但凡本地熱門文化活動門票開售的日子,不難見到「粉絲」們及一些南亞裔人士在票房櫃位前席地而坐;Canton-pop演唱會,除本地青中歌迷之外,竟然會有鄉音大媽同印巴人士遠渡重洋來港撐場?大家心照,那些好可能是借機「搵食」的黃牛黨「前線員工」。

 

  一向被譏為「市場塔利班」的獅子山學會於facebook發文表示,黃牛價高只是市場定律,黃子華的擁躉未能成功購票進場「歸根究底是黃子華的錯」,意謂主辦單位將門票定價太低。

 

黃牛黨猖獗,的確牽涉供求問題。遠因係香港文化設施不足,場地檔期經常爆滿,藝團表演日程緊迫,表演場地座位有限,可供發售的門票數量本來就不多;而香港的文化生態屬一個受保護系統,製作單位面對成本高,檔期短,三軍未動,就先要尋求贊助商或政府資助,以封蝕本門。

 

贊助商襄助令演出成事,主辦者當然要報答,出廣告、鳴謝、冠名;而最實質回報,當然是預留座位予「老世」們「睇騷」;撥歸票房公開發售的門票,只佔一部份——有報導指,今次棟篤笑門票分佈達八二之比,內銷八,公眾二。

 

當然,節目取材必先受大眾歡迎,才會有人爭相撲飛;港樂門票,能炒上萬元一張,很大部份是因為選演曲目——日本動畫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的作品。日本動漫音樂,在亞太先進地區很有市場,香港當然也不例外。筆者曾親身體驗,某年因緣際會「賣血」(擺明兼職,與「秘撈」相反)到一遊戲展任場務人員,期間有mini concert,邀得日本動漫遊戲音樂原唱者開咪獻唱,門票開賣時的盛況,與新正頭黃大仙廟上頭炷香不惶多讓——可幸那次並沒有聽見炒賣黃牛飛,最多只有空手而回者仰天長嘯埋怨自己。

 

  說回港樂久石讓音樂會,依「市場塔利班」的經濟哲學,一場演出受普羅大眾青睞,卻供不應求——文化中心音樂廳座位有限——在價高者得原則下,價格推高至脫離現實,非大眾所能承擔而最終變成小眾玩意;這是一個受公帤資助,為公眾服務的表演團體應該遵循之市場策略嗎?港樂今次是否又犯下「門票定價太低、座位太少、觀眾太多,引起供求失衡問題」之「錯誤」?廁身港樂管理架構、前領展房地產信託基金董事長,現獅子山學會主席蘇兆明(Nicholas Sallnow-Smith),不妨講兩句。

 

  在文化層面上,5月份的久石讓音樂會預期會大獲成功;以演奏古典音樂為根本的管弦樂團,正場入座率普普通通,「賣血」上演潮流文化題材卻「超額認購」,是否高雅音樂在本地已成陽春白雪,曲高和寡?單純從自由市場角度,不如就叫一班受嚴格古典音樂訓練的樂師改奏動漫音樂,可能到時的門票收益,足夠令港樂真正公司化,由大額公帑資助變成抽稅給政府,輾轉間,部份稅收還有可能用作資助本地首次置業人士,為地產市場做大個餅;而工餘要到音樂廳附庸風雅的地產佬,卻面對貝多芬交響樂音樂會一票難求,求仁得仁,世界真公平,哈。

 

  人窮如我,若有萬元零用,不如直飛日本,買一隻宮崎駿作品的DVD,好過屈就爛聲場地聽交響樂團演奏無畫面的電影音樂,這就是我對黃牛黨和主辦單位的態度。

 

胡喬立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樂器導師,無需中介即時與導師聯絡及查詢。

胡喬立

音樂從業員 寫作軟件初階使用者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