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投稿】早期爵士樂形態(一)- 新奧爾良的法屬基因和加勒比海黑奴移民融合-賈明高 Gamingo

O 2018/04/01    瀏覽: 1276 次

早期爵士樂形態(一)-

新奧爾良的法屬基因和加勒比海黑奴移民融合

 

跟很多朋友一提起爵士樂,他們就馬上聯想起「美國黑人」,然後直覺或主觀印象上,直接跳到「非洲黑人」,直接自己推出結論,「爵士樂源於美國非洲黑奴音樂文化」。這種主觀想法跳過太多細節,大多出現在有關於爵士樂的中文材料中。關於爵士樂的中文材料都取材或翻譯自英文書籍,而書中常出現的形容詞「非洲屬」(Afro-) ,如AfromusicAfrodance等,通常被直接理解為與非洲(Africa)有關,而歸納出大西洋東岸的非洲大陸就是爵士樂源頭的結論。這種認知謬誤一般只存在於中文音樂界,既不符合歷史時間事實,也連接不到完整的音樂文化光譜。

 

新奧爾良剛果廣場(Congo Square),19世紀海地黑人鼓舞廣場,舉行巫鼓舞集會

 

英屬美洲殖民地禁止非洲黑奴的巫鼓舞文化

音樂源於文化,文化淹沒於歷史,「爵士樂源於美國非洲黑奴音樂文化」說法埋沒了太多歷史。史上的英屬美洲殖民地(Anglo American Colony)以致獨立後既美國,對直接從非洲販運到美洲的黑奴是最苛刻,禁止黑奴一切源自非洲的傳統文化,包括鼓和舞蹈,是基督新教傳教士認為這些非洲文化屬於巫術,是在魔鬼和邪靈打交道。結果黑奴的下場就很乾脆,種田直至過度操勞致死。美國還有惡名昭的「黑人法令」(Black Codes),限制黑奴各種活動,包括鼓舞文化,被判定為與施行巫術有關。曾經有句經典名言,「黑奴在美國唯一的權利就是呼吸。」可想而知,從英屬美洲到美國,直接從非洲販運到美洲的黑奴文化被禁絕,更不用說保留音樂傳統。「爵士樂源於美國非洲黑奴音樂文化」的定論不能完全成立,至少爵士樂並非源於英屬美洲的黑奴。

 

海地黑奴革命(1791-1804

 

 

海地黑奴革命給新奧爾良所帶來的黑人移民

爵士樂源於十九世紀末的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新奧爾良位於美國墨西哥灣北部,17世紀到19世紀初,屬於法國加勒比殖民地區,跟另一法屬殖民地海地有深入聯繫。從16世紀到19世紀初,歐洲殖民者和奴隸商人不斷從非洲大陸把奴隸販運至整片美洲大陸,而加勒比海地區則是大西洋西岸最大的奴隸中轉站,距離非洲大陸的直線航海距離最短。直到19世紀初,加勒比地區已有數百年匯集非洲各地黑奴音樂文化的歷史。當地從16世紀到19世紀,大部份地區都是西班牙帝國殖民地,其次是法屬殖民地。1805年,法國君主拿破倫(Napoleon Bonaparte)把路易斯安那殖民地賣給美國,新奧爾良才成為美國的部份。路易斯安那州到20世紀中葉才能完全以英語取代法語作為社會通用語言。持續數個世紀的奴隸中轉販運,和經過海地黑奴革命(1791 - 1804,英:Haitian Revolution 法:Révolution haïtienne),大量自由身黑人和黑奴從海地抵達新奧爾良,成為了新奧爾良黑人的基础。因此新奧爾良黑人的種族和文化構成,有別於自英屬美洲殖民地時代被販運到美國的黑人,後者早在英屬美洲殖民地被禁止延續音樂歌舞文化。總體來說,跨大西洋黑奴貿易在19世紀初陸續被禁止,而美國南部包括路易斯安那地區在十九世紀中下葉的南北戰爭戰敗後,才給予已在美洲大陸繁衍多年的黑奴群體回復自由身,故此源於19世紀末的爵士樂不可能由「被販運到美國本土的非洲黑奴」所發明。

 

新奧爾良及環加勒比地區

 

加勒比海黑人音樂文化和早期爵士樂

16世紀到19世紀,大部份加勒比地區都是西班牙帝國殖民地,其次是法屬殖民地。相比起英屬殖民地對付黑奴的嚴苛政策,西屬加勒比和法屬加勒比的殖民地總督對黑奴採用較放任的統治策略,容許黑奴在特定前提下,保留非洲傳統音樂文化。經過數百年的變異,各種非洲音樂文化互相融合,加上其他音樂文化的影响,演化出獨特的加勒比海黑人音樂文化。爵士樂英文裡的形容詞「非洲屬」(Afro-),所指就是這種加勒比海黑人音樂文化。當時的加勒比海黑人音樂文化跟非洲的音樂文化已有相當大差距。因此要正確認知爵士樂的最早期形態,應該拿當時的加勒比海音樂做參考,而不是非洲音樂。最早期的爵士樂,除了藍調,被認為跟現代加勒比海地區仍然保留著的民族音樂有著共同的形態。了解加勒比海各地的音樂文化演化史,對於正確理解美國本土爵士樂早期演化,有認知上的重要性。

 

聯繫作者

古巴拉丁敲擊樂舞蹈導師,西班牙語教師,翻譯,秘魯古巴南美歷史文化人

賈明高曾在南美洲國家秘魯讀大學和工作,並在南美洲以各種方式學習舉世聞名的拉丁音樂,以手打敲擊樂為主,包括康加鼓(Conga)、邦戈鼓(Bongo)、牛鈴(Cowbell)、音棒(Clave)、沙槌(Maracas)和木箱鼓(Cajon)等,曾跟秘魯敲擊樂家Alex Acuña學習傳統木箱鼓技巧。

賈明高並非從音樂學院畢業,但長年浸淫在拉丁美洲的音樂文化環境裡,吸收當地的音樂文化,早已對拉美的主要音樂節奏耳熟能詳,如拉丁(Latin),莎莎(Salsa),坤比亞(Cumbia)和雷鬼動(Regueton)等。在學習音樂的道路上,他深信已故古巴鼓手Tata Güines的一句話,「街角就是最佳的音樂老師。」

秘魯太平洋沿岸是木箱鼓的發源地。賈明高曾沿著秘魯的太平洋海岸,尋訪各處秘魯黑人聚居小鎮,卡亞俄(Callao),皮烏拉(Piura),皮斯科(Pisco)和納斯卡(Nazca)等。觀摩最地道的木箱鼓造詣,學習各種舞蹈跟木箱鼓節拍的配搭,及了解木箱鼓的製造方法。

除秘魯各地,賈明高也去過不同的拉美國家旅遊,感受不同國家的音樂文化。賈明高有機會與來自不同拉丁美洲國家的樂手交流,鍛鍊出精準和緊密的節奏感,和快速靈活的掌法和指法。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古巴樂手,在縱橫交錯的歷史和多元宗教文化等原因下,這個海島孕育出豐富和獨特的音樂造詣和歌舞文化。在整片拉丁美洲大陸和美國,古巴的音樂和舞蹈也大受青睞,嗓(Son),倫巴(Rumba),玩玩哥(Guaguanco),黑非洲民族樂(Afro Folklore),曼波(Mambo)等都是古巴最有名的節奏,但其實當地有更多名不見經傳的節奏,而且每座城市的節奏也不一樣。

跟歐美地區的音樂愛好者熱衷於拉丁音樂相反,目前拉丁音樂在香港還處於起步階段,拉丁手鼓更被視為一種冷門樂器,賈明高卻一直鍾情於拉丁手鼓,「手鼓是拉丁音樂的靈魂樂器,也是拉丁舞蹈的節奏機器。」眼見時下很多年輕人用木箱鼓玩Busking,或者夾Band時用康加鼓添兩下音色,賈明高認為不論是木箱鼓或康加鼓的潛在空間還很大,「既然很多樂手用木箱鼓或康加鼓來附會幾下音色,也總有人會希望用手鼓進行獨奏。」

賈明高結合多年敲打拉丁樂器的經驗,再結合西洋樂理,整理出有系統的教學方法。但他教學生時,偏向採用南美洲的傳授方式,用耳細聽音色,用口唱出節拍,用手摸出力度,用心領會文化。為加強學生的自信,他時常引用古巴人的口訣,「五線譜就在內心滾動,音棒拍子(Clave Rhythm)就在熱血沸騰」。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樂器導師,無需中介即時與導師聯絡及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