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專欄:樂言】港樂指環功德圓滿-胡喬立

O 2018/02/22    瀏覽: 1542 次

港樂指環功德圓滿

 

學生年代迷上華格納的音樂,儲蓄了好一會,買下Decca唱片公司的曠世鉅製、蘇堤(Sir Georg Solti 1912 – 1997)指揮維也納愛樂及國立歌劇院合唱團的「指環」和Dover出版社的陳年版本總譜。犧牲無數午膳,斥鉅資(以中學生荷包衡量)買下心頭好,是因為預期香港不太有機會上演這陣容龐大的連環歌劇(Opera cycle)。那年頭,本地古典音樂界連華格納的歌劇序曲也不多機會上演,何況要連演四晚,樂隊編制倍大的「指環」。

 

今次港樂連演四年,好不容易把全套作品演完,對本地樂迷而言,實在善莫大焉;《諸神的黃昏》一曲既終,彷彿感到時間流動出現斷層,四年前《萊茵的黃金》開首的E-flat major chord仍在縈繞腦海中,然後...

 

兩秒後,某個Bravoman的吼叫聲,「一言驚醒洛克人」!

 

節目開始前,場地廣播特地以中英文告訴觀眾,是次演出會有現場錄音並將會作灌錄唱片發行,請各人待指揮曲終放下手時才鼓掌;其實歌劇現場版錄音,就算是「華格納神壇」拜魯特節日劇院(Bayreuth Festspielhaus)的錄音,也不介意觀眾在音樂未完時拍手掌。不過,以正常的腦筋欣賞歌劇,來到《諸神的黃昏》劇終,所有主角皆幽憤而死之時,大叫Bravo是甚麼意思?主角演得真摯感人,牽動心靈,觀眾投入長達四小時(甚或四年)的劇情之中,竟然用兩秒就抽離出來,我想    台端的一張門票都買得幾唔抵。現實中,在恆河岸上,見婦女依傳統跑向丈夫的火葬柴堆殉夫,需要拍手歡呼嗎。

 

此外,演奏中途依然有廢老電話響,而且還是在兩女高音輕柔的二重唱之中。本人僅此提議,在節目進行期間,尤其是要作現場錄音的場次,block signal吧。

 

  回到舞台上面,「指環」壯舉,即使是沒有舞台造手的「清唱劇」版,香港亦未從試過如此大製作。現場演奏無Take-two,當然不苛求有如經典錄音般水平;不過「Siegfried Horn Call」繼去年「頹吹」之後,今年更在高音處「炒粉」,即使在低音域時也顯得厲揭(lai2 gai6),實在令人氣餒,似乎華格納的作品真的不太適合那位圓號演奏者。華格納不太注重的高音銅管樂——例如小號,難得有一兩句獨奏樂段,當然會用心演繹出;但此solo不同彼solo,小號一有機會獨奏,就震(vibrato)得很厲害,猶如五十年代的列寧格勒愛樂的老套風格——列寧格勒已改稱聖彼得堡,他們的銅管樂組也不太用震音了。當天港樂的小號有幾震,有如西部牛仔片風格的電影配樂,例如《The Ridiculous 6》的開場曲。

 

  濫用vibrato的,還有小提琴獨奏,今次唱花瓶角色的Gutrune的Amanda Majeski,聲線比起其他主角已經算是輕盈,難得有柔和抒情的唱段,華格納用上一支小提琴伴奏,理應是精緻甜美的演奏,團長大人拉起來卻比女高音聲線更震,心中不禁暗罵:「你阻住我聽音樂,不如都係唔好拉啦!」萬幸這是華格納,如果是浦普契尼(Puccini 1858 –1924) 寫的歌劇——常以高音絃樂去支援女高音詠嘆調——小提琴如是這樣的演奏方法,誠為製造撞音,我想到時連隔離的櫈也要割爛。

 

低音絃樂那邊,在齊格菲哀樂(Siegfried funeral march) 之中,表現非常好,發音寬厚整齊,不讓長號樂手們專美;特地一提,在此作品中被華格納委以重任的低音單簧管表現穩健,獨奏樂段音色及音量控制恰到好處。其實作曲家向來重視此樂器,在「拜魯特」的樂池,甚至設有低音單簧管專用的級台,可以突出其聲音。

 

  樂團整體音量之上,指揮梵志登似乎想營造慢慢入滲的主導動機(Leitmotiv),製造更多層次——不過純屬個人推測,皆因為在我耳聽起來,主導動機很多時都由弱奏契入,然後漸大冒出,意會到時,已經大約到了中途一半,聽慣聽熟的,算是認知多一種著重音量對比的演繹方式;如果是比較少機會接觸「指環」的,就可能要估估下,失去主導動機帶動劇情的功能。

 

  人聲方面,今次女主角布倫曉特(Brünnhilde)換了較老成的芭克敏(Gun-Brit Barkmin),高音好,聲也夠大,夠霸氣,但一落回中音域,便變回說話一般聲線。如果只計發音,我較喜歡之前演開的梅爾頓(Heidi Melton),聲較有力,也較年青——畢竟布倫曉特也算是個少女角色;不過芭克敏的感情豐富,投火殉夫一幕表現尤其出色,難怪港樂也擷取了該代表性段落作為新聞稿素材。

 

    演繹齊格菲(Siegfried)的布倫拿(Daniel Brenna)聲線清晰,以歌者背靠大樂隊並需與之抗衡的格局來說,算是交足功課。其他的男角,唱奸角哈根(Hagen)的哈夫維森(Eric Halfvarson),看來唱慣唱熟,駕輕就熟,應該是陣容之中最老經驗的一人——聲線亦然。沈洋(Shen Yang)唱龔特王(Gunther),技巧不錯,身軀健碩,但他的嘴巴不算大,某些字詞的發音有點「焗」;演唱歌劇的,時時要用真聲與樂團對撼,口夠大可以令聲音更易拋出,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賦。

 

  至於其他配角,唱其中一位萊茵仙子的中村惠理(Eri Nakamura),唱得很難聽!典型無氣亞洲女高音演繹效果,面容扭曲又七情上面、發音不良又超多震音,震得分不清是vibrato還是trill,她一出聲,登時帶結觀眾遇溺的感覺。

 

  最後一點關於樂團的,也同之前的提議一樣,把豎琴移入中路吧,我想聽到他們演奏,而不是visual art。

 

總括港樂這四年的「指環」,的確是為自己建立了一個里程碑,以一個城市之資源,能匹敵其他「國家」樂團的水平,香港人應該慶幸自己文化實力「富可敵國」。音樂會版「指環」功德圓滿,何時可以再進一步,香港人,何時可一睹舞台版呢。

 

胡喬立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樂器導師,無需中介即時與導師聯絡及查詢。

 

胡喬立

音樂從業員 寫作軟件初階使用者

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