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投稿】拆解巴哈:轉換對位法(Invertible Counterpoint)-Stephen Hung

O 2018/02/09    瀏覽: 1889 次

拆解巴哈:轉換對位法(Invertible Counterpoint)

 

對位法的各種技巧當中,有兩種的英文名稱較容易㑹混淆,分別是inversion(倒轉)以及invertible counterpoint(轉換對位)。各種的對位技巧中,又以轉換對位的效果最為難察覺,所以本文將試作解說。

首先,對位法所指的乃是源於中世紀並在文藝復興時期最為盛行的作曲方法(到了巴洛克後期的時候,即巴哈的年代,其實對位法已被排斥為古板和過於凝重)。它最基本的模式,是拿一段平時用來念經的旋律(chant,類似佛教用來念南蕪阿尼陀佛那些),對著每粒豆豉般的音符(point,或拉丁文punctus)去加些悅耳的音,而這些新加上去的音又要能夠串成自己一個的旋律,形成一個獨立的聲部。因為寫作的步驟上是對著經文裏的逐一粒豆豉去配音,所以這方法叫counter-point,contra-punctus,中文譯作對位法但其實所對的是「音」而不是「位」。

所謂對位法技巧,可以看成一些既有的程序,把本來對好了位的主旋律(又稱主題)改頭換面,令樂曲有更多的變化,例如「倒轉」會把主題上下倒轉,令本來向上行的旋律變成向下行,於是乎對位的功夫就要從新再做。至於「轉換對位」,則是把主題和副題在音域上換位,例如本來主題在高音,副題在低音,轉換之後就變成副題在高音,主題在低音。轉換對位可因應其轉換的音程而分成八度轉換對位、十度轉換對位及十二度轉換對位這三種。這三種之中,八度轉換的難度不大並且沒有甚麼特別的用處,所以不會在這裏解說。

 

十二度轉換對位

十二度轉換對位的最佳例子是第二卷《平均律》的B大調賦格曲,BWV 892/2,但為方便比較,以下的插圖是將音樂轉到了C大調的。

 

圖一:左手的部分是主題,右手是副題,首次出現在第28小節。要留意的是,雖然副題開頭有個不屬於C大調的降B,但很快已被左手的B音糾正,所以整個樂句是算作在C大調進行的。

 

 

圖二:程序上,只要把圖一的左手升高八度並換給右手,把原來的右手降低十二度(複五度)而換給左手,再適當地改一改臨時記號,便會得到圖二的樂句。這個模式是首次出現在第36小節。兩個聲部轉換之後,最有趣的地方是樂句的調性會從C大調改到了A小調;主題本身的音雖然沒有變,但因為和聲變了,也令到主題的調性完全改變了!

 

這個現象的原理可由圖二b)解說。這裏第一個和弦(C大調,C, E, G)等同圖一的最後一個和弦,亦代表了整個樂句的調性。C大調(C, E, G)與A小調(A, C, E)的和弦其實有兩個共通的音(C, E),所以當主題維持其原有的C音、副題的E及G分別降低十二度換成A及C,新的和弦便缺少了G而多了個A,於是就從C大調改成了A小調。

 

除了B大調賦格曲之外,第二卷《平均律》裏面升C小調BWV 873/2、G小調BWV 885/2及降B大調賦格曲BWV 890/2都有用上十二度轉換對位的。以下是G小調及降B大調的圖例(為方便起見,音樂同樣是轉到了C大調或A小調)。

 

圖三:G小調賦格曲的主題(右手)及其副題(左手),可見於樂曲第9小節。

 

圖四:將主題移低八度、副題移高十二度之後,樂句從原本A小調改成了C大調。可見於樂曲第28小節。

 

圖五:降B大調賦格曲的主題(左手)及其副題(右手),可見於樂曲第32小節。

 

圖六:將主題移高八度、副題移低十二度之後的模樣。不過,因為圖五的副題並沒有用E音,所以移低十二度時不會出現A音,主題亦因此在轉換對位後得以保持原來的C大調調性。

 

十度轉換對位

十度轉換對位的運作程序與十二度是一樣的,但效果不同。再用G小調賦格曲做例子:

 

圖七:G小調賦格曲的主題(右手)及其副題(左手),可見於樂曲第9小節。

 

圖八:將主題移低八度、副題移高十度,可見於樂曲第36小節。因為圖七的副題最後用來確立小調調性的A音在圖八被換到了C,所以主題的調性也轉到了C大調。不過,整個轉換過程中,見到樂句的第二及第三小節多了兩組五度音程的對位(即紅色的兩對),這在圖七原本是六度來的。六度是對位法常用的音程,而五度因為聲音較空洞,是可免則免;十度轉換對位會把常用的六度轉成了不可常用的五度,是甚為令人卻步的問題。所以,十度轉換對位很少會單獨使用,而是會因應這副題可以做十度轉換的特徵,讓兩個版本的副題以平行十度同時間出現。

 

 

圖九:將圖七的副題降低八度然後嵌入圖八的版本裏。這樣一來填補了十度轉換對位所產生的五度音程,而平行十度的副題亦會令音樂更加震撼。不過,其實將圖七的副題移高八度是會較容易彈的:

 

圖十:平行三度的副題。不過,巴哈在樂曲第59小節所寫的,比起這個還要複雜一點:

 

圖十一:第59小節的雙重主題配雙重副題。要拆解這個,還須先看看下圖:

 

圖十二:此圖是將圖四的音全部降低三度而得出來,屬於十二度轉換對位。可見,現在的副題是與圖十裏面較高音的副題一樣的。如果為圖十二的主題加上十度轉換對位,就會得出圖十裏面較低音的副題。換言之,圖十的整個右手都能夠與圖十二的主題對位,而圖十的左手主題與圖十二的左手主題又是平行三度,所以可以把這個新的主題也嵌入去圖十,形成圖十一的兩對平行三度。

G小調賦格曲的其它雙重主題都是從這些程序中產生的,讀者不妨自行研究。至於降B大調賦格曲,雖然也有用十度轉換對位,但它的十度與十二度轉換對位是分別用在兩個不同的副題上,情況與G小調賦格曲不同,日後有機會再說。

 

聯繫作者:

樂人頻道:Stephen Hung

 

作者簡介

 

鋼琴家熊韋皓擅長彈奏巴哈的作品,曾多次於香港、倫敦、以及德國的城鎮演出,亦曾與香港室樂團及香港醫學會管弦樂團合作演奏巴哈的鋼琴協奏曲。彈琴以外,熊氏亦涉足學術上的研究,例如他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就讀時所寫的碩士論文就取題於編曲的技巧,畢業至今已陸續將四首原為管風琴寫的前奏與賦格曲改編予鋼琴獨奏之用。於寫作方面,熊氏則分別為皇家音樂學院、皇家音樂學院香港校友會、青少年音樂家系列及卓然音樂著有大量的曲目介紹,並有為香港網頁 Gooclass 寫專欄。熊氏於鋼琴上師隨 Daniel-Ben Pienaar、Colin Stone、許寧、黃穎瀛及羅培嘉,並曾學習管風琴、古鍵琴及小提琴。

 

想為子女找個好的音樂導師?

請用本頁上方之「樂人搜尋」列或是進入「樂人頻道」頁面,尋找各區音樂導師,無需中介即時與導師聯絡及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