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投稿】登上海島小輪前後的思緖 - Tim Tong @海島小輪

O 2018/01/28    瀏覽: 1269 次

 



 

「只有好與不好的音樂,是聽眾質素問題吧,他們不懂欣賞真正的好音樂」

 

「好與不好的音樂是相對的。正如港女酷愛魚生,我怕腥味;我追看球賽,女友不明白為何不能給23人每人一個球... 」

          
「你沒有做過或修讀音樂,我接受這個對事物毫無追求的你。」

 

「你很偏執,我只想聽一些簡單舒服,不用思考太多的流行曲,只要創作意念合理、製作認真、演繹合格,我都認為是好的」

 

「What if 是沒有歌詞的音樂?」


 

以上對話並非出自兩人,是本人對音樂一詞的矛盾迷思。在大學讀過古典音樂的我,曾經如大部分前輩同行一樣,沉迷追求何謂「好音樂」,不論創作或演奏方面,或探索「為何不夠好?」這個問題,學術界是有答案的。

 

我最喜歡的音樂包括最能經歷時間歷練的貝多芬作品,或是馬勒,我認為是極端的完美。然而不是人人都有能力「達標」,與其痛苦掙扎,何不開拓更多世界?音樂之大,愛音樂的人總想走遍每個角落,不只是聽,有能力的話,更應實踐。既然我是貪婪的,不能只滿足於藝術音樂世界。我更想追尋的問題是:

 

「我在演奏藝術音樂,人們懂得欣賞嗎?」

「究竟普羅大眾的口味是怎樣的? 」

 

很簡單,看看樂壇頒獎禮的作品,便是普遍高認受性的音樂,對這些聽眾來說,是「好音樂」。這是現實,其實我能接受,但我身邊很多「音樂人」都彷彿繼續目空一切,沒有「體恤民情」。我不希望成為這樣的人。

 

除了演奏大提琴,我在中一參加了古典結他班,中二那年卻因報讀人數不足而取消開班,我想繼續學,只好加入流行木結他班。見識了需要閱讀Chord的Beyond樂譜,很有趣,容易得很 (如真的愛你的基本掃Chord)。感受很多,但最重要是擴充了我對古典以外音樂的視野,裝備了我日後面對沒有五線譜的狀況下如何survive。

 

時間如河水流逝,學習及從事音樂中經歷過無數爭扎,我在2016年成為了新派室樂組合「海島小輪」的船員,在香港的獨立音樂界航行。樂器仍然是大提琴,負責的音樂部分浮動多變。配合魅力非常的色士風、風度翩翩的洞簫及變幻莫測的鋼琴。每次演出,我們都在探索大眾的音樂口味。

 

記得一次演出後,我問一位在場古典音樂友人的感受,他客氣地表達明白我們在做什麼,但就是不會喜歡。我十分深刻,當然有點介意,但之後明白,不是每個人都有我的貪婪。我們是樂器組合,沒有歌詞,基本上不能符合社會對流行曲的定義;我們沒有能經歷學術認證的準確性及風格,又不是藝術音樂裏的室樂。我們是什麼?

 

我們是本土的,是獨特的,是情緒化的,是即興的。我們不是追求難度,只追求創作意念充份、製作認真、演繹合格,或許都是未能全面體恤民情,但會盡力去觸動人心,這是所有類型音樂的終極任務吧?我們希望我們的作品會成為聽眾心中的「好音樂」。

 

「海島小輪」對我的寓意,是每位願意接觸音樂的人都坐在自己的小輪上,衝出狹窄海港,到訪不同顏色的島嶼,即使迷失了,你還有海洋,還有小輪。

 

我們已完成首張專輯《Crossings》,現正籌備製作音樂影像,將於4月的專場演出播放,我們會作現場配樂,需要您的支持。如果您認同這小小的分享,或喜歡我們的音樂,希望您能踴躍參與我們的眾籌計劃,或推薦給有可能會喜歡我們的親友。感謝!

 

 

Tim Tong @海島小輪

關於「海島小輪」

香港少有,由鋼琴、洞簫、大提琴、色士風等中西樂器組成的純音樂組合,以「新派室樂」作自我定位。2016年成立,先後曾於Flower Music 10,SAAL,以及wow and flutter 不同場地及音樂節演出。2018年1月發表首張專輯《Crossings》。專場演出「CROSSINGS 音樂 X 影像航行」 於4月14及15在於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 黑盒劇場舉行,門票可以透過眾籌活動 ( https://goo.gl/ZHyi5K)優先獲得。

 

目前成員:

Arnold Fang 方欣浩/ 鋼琴

Kayne Ho 鄧璟浩/洞簫

Tim Tong 湯正行/大提琴

 

fb.me/seaislandferry

seaislandfer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