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投稿】音樂的包容力-Arnold @ 海島小輪

O 2016/08/21    瀏覽: 1937 次

 

近日與友人在網上討論到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可能有不同的特性,各自著眼的東西可能不同。是以,他們在合作起來的時候,可能需要對彼此有一定程度上的包容。在這裡,討論竟然衍生了一個有趣的分支。

 

大家可能沒有意識過,一個音樂人的包容力,其實與音樂的包容力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如果文章能看到最尾,可能會覺得兩者是有關係的,但一個音樂人即使有包容力,不一定會能寫,或者選擇去創作有包容力的音樂。

 

音樂人的包容力,說的是他能否與其他不同背景,不同想法的音樂人磨合。又或者,遇上不是自己慣常演奏類型的作品時,是否能夠駕馭。類似於我們在社會上與異己者的相處,這種包容力很多時是來自音樂人對於其他音樂類型的認識和理解。當然,一個願意去包容的心也是重要的。

 

然而,當我們說音樂作品或演出的包容力時,指的就是完全不同的事。試想像,炎炎的夏日,你一邊在趕路,一邊在滴汗。路上突然出現一棵老榕樹,不論你是怎樣的匆忙也好,那廣闊的樹蔭也會叫你稍稍停下來,好讓自己涼快一點才再上路。當你停下來的時候,你會發現身邊有越來越多的人停下。有年老的,有年輕的,有不同國籍的,甚至有彼此言語不通的,他們都停下來享用這樹蔭帶來的涼快。

 

所謂「音樂的包容力」,說的是這種把所有人與物都聚在一起的能力。它跟之前談到,音樂人之間彼此的包容有相同,也有相異之處。兩種包容力,都因為人的多樣性而產生。然而,即使一個音樂人有包容力,主要代表能夠跟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合作,作品或表演形式多元化。這種合作出來的作品,並不一定有上面說到那棵榕樹的能力,能把各種各樣的聽眾凝聚起來。
 

說得比較實在一點,音樂的包容力是如何體現呢? 一首樂曲,能夠遠遠的傳達到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耳中,然後他們會在用各自的不同方式去解讀,去演繹,這就是最佳的例證。

 

個人認為很能夠在作品展現包容力的一位作曲家,是很多香港朋友都認識的久石讓。即使他的作品有不少是動畫或電影音樂,但論人氣程度往往不比電影作品弱的。即使不一定有歌詞,旋律亦有不少人是能哼出來的。又例如,筆者的組合「海島小輪」選擇重新演繹的一首日本歌曲《島唄》,本來是日本樂隊The Boom按照沖繩民謠為藍本創作的一首作品。但作品能夠在南美洲受到廣泛注目,並有樂隊改編,也同樣顯示這首作品的包容力。

 

音樂作品必須具備包容力嗎?我不這樣認為。特別是那些想做實驗性作品的音樂人,也許不會,甚至不需要把包容力當成優先的條件去考慮。然而,如果是希望能夠得到比較廣大聽眾層支持的話,作品的包容力是應該花點心機考慮的事情。

 

話雖如此,若要討論如何提升作品的包容力,卻是很難著筆的事情。老實說,如果我懂得任何秘方的話,大概已經成名了很久。不過,我認為,應該包括以下三點。首先,是對於聽眾的尊重。創作人能夠體現他們一個人的喜怒哀樂,願意透過音樂觸動他們嗎?曾經接觸當今的商業音樂製作人,有不少都把聽眾當成比自己低一等,缺乏智慧的消費者。即時這樣能帶來商業上的成功,但就代表能寫出具包容力的作品麼?

 

第二,是認識能夠引起別人共鳴的音樂語言。這個是多方面的,當作品會譜上歌詞的時候,文字的表達固然重要。但當作品沒有歌詞的時候,就更加講求多方面的功夫了。用什麼聲音、什麼樂器,才可以把自己的創作概念溝通出來? 或者,令聽眾對於作品要傳達的情感或信息作出回應? 能夠適當使用不同時代,或具不同地方色彩的曲風去描繪出心中的聲像嗎?甚至乎,演奏會太快、太慢嗎?這些都是要下功夫的地方。

 

最後,雖然音樂歸音樂,但在表演方式上適當的創新也有幫助。畢竟人除了用聲音來溝通之外,還有視覺與其他感官。同一首作品,在不同的場地,以不同的燈光、影像配合,讓觀眾有不同程度的參與,可能都會產生不同的包容力。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如果資源上容許的話,我也建議大家向有專業知識的朋友請教。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意識到,一個音樂人的包容力,雖然跟其作品的包容力是兩件事,但其實肯定是互相影響的。與其說什麼方法,最重要是多聽音樂,多與人談音樂,鑽研不同的音樂是怎樣的在你或者其他人身上發揮包容力。這樣,大家可能對包容力有更多的領受呢。

 

 

 Arnold @ 海島小輪


作者簡介

方欣浩 (Arnold Fang),2000年起以獨立唱作人身分發表作品及演出,現時轉向純音樂發展。目前為新派室樂組合「海島小輪」創團成員,並為音樂人合作組織「百子里樂社」(前稱「輔仁樂友社」)搞手之一,推動香港公共空間音樂發展。


聯繫作者

Facebook: fb.me/seaislandferry

Email: seaislandferry@gmail.com